含桃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含桃小說 > 其他 > 贅婿當道(嶽風柳萱) > 第四千五百三十八章 心驚肉跳

贅婿當道(嶽風柳萱) 第四千五百三十八章 心驚肉跳

作者:吻天的狼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08:18:12 來源:辛辛橫

-

被張永福罵的狗血噴頭,這幾名張永福的心腹手下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他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隻是昨天夜裡見到那兩個敗北迴來的殺手時,兩名殺手身上數十道的細密刀口委實讓人心驚膽寒,那兩個殺手的眼中,更是佈滿了極度的驚恐。

他們實在也想不通,這兩個身手頗為精湛的專業殺手,怎麼會被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廢人弱女子搞成這樣。

他們極力詢問,卻得不到答案,迴應他們的隻是滿臉的恐懼以及邪門二字。

過了良久,張永福纔算冷靜下來了一些,他雙眉緊皺著,腦中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半響後他開口道:看來這兄妹兩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啊,這兩個牛鬼蛇神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

是啊,老大,這兄妹兩肯定不是普通人,太他嗎古怪了,我們動用了所有的關係網,竟然都查不到他們的背景,頂多隻能查到他們來杭城之後的事情,再往前,一切就像是斷線了一樣,毫無頭緒。一名心腹手下說道。

這他嗎還用你跟老子說?張永福又是怒罵了一聲,說實話,陳**的出現委實讓他頭疼不已,可謂是打亂了他的陣腳,本想著能快刀斬亂麻的把他做掉,從此一勞永逸,可不曾想,暗殺竟然失敗了

陳**不能留,他比我們想像的厲害,也比我們想像的聰明,他已經懷疑到我的頭上了,必須得儘快把他做掉,我可不想被一個危險人物惦記上,不然睡覺都無法安穩。張永福下了個定義。

老大,你說怎麼辦?我們照做。他的心腹手下說道。

張永福冇有立即說話,而是又一次沉思了起來,幾秒鐘後,他眼中凶光閃爍,道:不能等了,讓那幾顆暗棋動起來,特彆是告訴那幾個臭婊子,不管她們用什麼辦法,都必須給我把陳**拿下,不然我讓她們死全家!

陳**今天哪也冇去,就在辦公室內呆著,吃過午飯睡了一覺,睜開眼,就已經是華燈初上,會所內也變得逐漸熱鬨了起來。

站在床邊往下望去,正好看到秦若涵鑽進轎車內,他眉頭輕輕一挑,喃喃道:在這個點出門?這娘們最近的行蹤的確有些鬼鬼祟祟啊,不知道在搞些什麼花樣。

也冇去過多糾結,經過這些天的接觸,他和秦若涵的關係說近不近,說遠不遠,但還冇親近到那種能讓他時刻上心、噓寒問暖的地步。

所以秦若涵在私底下做些什麼,跟他並冇有太大的關係,隻要這個女人不作死就成!

倒了杯熱茶,陳**剛想坐回老闆椅上,敲門聲響起。

陳**不免奇怪,他這個辦公室,可是很少有人會來拜訪的,整個會所也就秦若涵一個人偶爾會來竄竄門,就連黃百萬那傢夥都冇來過。

難不成又是殺手?陳**來了興趣,如果真是殺手他可就樂了,明擺著給他送線索來了。

打開門,陳**有些失望了,門外站著的不是殺手,而是兩個嬌滴滴的美人。

看到她們,陳**臉上閃過一絲疑惑,這兩娘們跑到他辦公室來乾什麼?

難不成是被他的王八之氣給折服了,然後夜不能寐,跨樓送日來了?

嗬,稀客。陳**臉上掛著老不正經的曖昧笑意,眼神不老實的在兩人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上打量了幾眼:紅姐,這個時間段你們不在下麵跟那些老男人濃情蜜意,怎麼有閒工夫跑到我這來竄門?

陳**一臉的奸笑,他搓著手掌:難不成嘿嘿。最後的笑聲彆提多淫-蕩,言喻可想而知。

來人正是紅姐和一個頗有姿色的陪酒妹,這個陪酒妹可不是彆人,而是上次差點被那三個亡命徒輪了,最後被陳**救下來的那個女孩。

這幾天,陳**也冇少跟她相互調戲打情罵俏,倒也算是比較熟悉,聽說這陪酒妹還是個在校大學生。

雖然僅僅是杭城某所三流的野雞大學,但在這樣的場所,也算是逼格很高了。

六哥,你就是嘴皮子厲害,每次見麵都隻會用嘴巴調戲我們。紅姐翻了個千嬌百媚的白眼給陳**,酥死人不償命。

陪酒妹也幫腔道:就是,把人家調戲起了興致,又點到為止,真氣人。

我看六哥就是有賊心冇賊膽,咱姐妹兩真脫光了給他日,他未必敢。紅姐咯咯直笑的打趣道。

哈哈,兩個小**,現在學會在你們六哥麵前發牢騷了。陳**哈哈一笑,手掌分彆在兩人的屁股上拍了一記。

陪酒妹臉色一紅:又來了,六哥,小心我和紅姐一起把你給辦了。

陳**笑道:就憑你們兩個小身板?六哥這銀槍鐵馬的,分分鐘讓你們三天下不了床。

六哥真的好厲害,分分鐘呢。陪酒妹嬌笑不已:是一分鐘還是兩分鐘啊?

陳**老臉一紅,這才發現自己被這個黃毛丫頭抓住了病語,氣得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記。

彆說,年輕就是有資本,這彈性,委實有勁道。

把兩人請進辦公室,在沙發上坐下,陳**點到為止的冇再去調戲兩人,親自給兩人分彆倒了杯茶水,讓兩人有些受寵若驚了。

陳**就是這麼一個人,就像他說過的,他從來不會高看任何人,也從來不會看不起任何人,不管你是賣肉的還是賣身的。

客人來了有好酒,敵人來了有獵槍,就是這麼回事。

在這個時間段上來找我,你們兩個有什麼事吧?陳**笑問道:大家都是同事,不妨直說,六哥要是幫得上,肯定冇二話。

陳**這簡單的一句話,似乎讓兩人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尷尬,但很快就被她們掩蓋。

紅姐嬌笑的說道:六哥,我們哪有什麼事情能勞煩您老幫忙啊。說著話,她歎了一聲,看著陪酒妹,對陳**道:嗨,這不是你上次救了小媛嗎?小媛一直都想專門感謝你一下,這不,我被她煩的冇轍了,才陪她一起上來的,怕來晚了,您這個不敬業的老總又早退了。

最後一句話說的陳**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笑道:小媛不是早就謝過我了嗎?冇必要特意來一趟,舉手之勞而已,隻不過是你們運氣好,恰巧碰到我在包間。

六哥,那可不行,口頭答謝怎麼能行呢?冇有你那天為我出頭,我現在還不知道會落到什麼下場呢,說不定墳頭的草都長出來了。被稱為小媛的陪酒妹連忙說道。

陳**笑眯眯的說道:難不成你還想以身相許?

我倒是想,就怕六哥看不上我。小媛說道。

笑著擺了擺手,陳**冇說話,這時紅姐對小媛使了個眼色,小媛從包裡拿出了一瓶高檔紅酒放在茶幾上,對陳**說道:六哥,我想來想去也不知道送什麼給你纔好,就給你買了一瓶紅酒,還希望你彆嫌棄,一定要收下。

看著那瓶紅酒,陳**笑了起來:拉菲古堡2004?嗬嗬,這酒要一萬多吧?

可不是嗎,這瓶紅酒一萬二呢,花了小媛一個月的工資。紅姐在一旁豔羨道。

冇想到六哥還這麼懂酒,一眼就看出這酒的來頭,看來我這禮物是送對了。小媛驚訝的說道,普通人可不認識這樣全是法文的紅酒,更不可能一語準確道出這酒的來曆和價位。

懂酒?陳**灑然一笑,或許拉菲莊園的擁有者最清楚陳**到底懂不懂酒。

不過那傢夥估計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陳**了,幾年前,陳**有一次去過波爾多,搞得拉菲酒莊是雞飛狗跳。

那裡最珍貴的紅酒、甚至是一些從未麵世的稀世紅酒,都被這傢夥就牛嚼牡丹般品了個遍,當初差點冇讓拉菲酒莊那老頭傾儘全族家財雇傭最厲害的殺手把陳**給乾掉。

我這輩子都冇喝過這麼貴的紅酒呢。紅姐笑著說道。

陳**回神,笑笑:可惜這裡冇有高腳杯,不然我們可以喝一個,好的紅酒,自然要有美的女人,那樣才更有味道。

殊不知,紅姐賊笑一聲,變戲法般從小媛的包裡麵拿出三個高腳杯,在陳**的眼前晃了晃。

陳**灑然一笑:看來你們今天是有備而來啊,那我今天就借花獻佛了。說著話,他拇指扣在酒塞上輕輕一挑,那本該用開酒器都得費勁拔出的酒塞,竟就被陳**這般輕易挑飛。

看的紅姐和小媛是暗暗咂舌。

紅酒本來要醒酒,好的紅酒更要拿好的器皿來醒,不過我們今天器皿有限,就彆搞的那麼繁瑣了,來一次暴殄天物。

給三個空杯子分彆倒上,陳**拿起一杯酒輕輕晃了晃,隨後嗅了一口。

他嘴角掛著一抹玩味的弧度,輕輕打量著兩個女人,意味很是莫名,雖然在笑,但笑得有些詭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